您的位置:首页 > 科技

揭密南昌起义的警卫部队——“贺龙手枪队”

揭密南昌起义的警卫部队——“贺龙手枪队”

 
马上就是举世闻名的八一南昌起义九十一华诞,我作为八一后人接到执行社长周新政的电话指示,要速速撰写一篇纪念南昌起义的文章,作为澳门法治报‘八一特刊’的重点文稿。
于是,我想为大家分享一下鲜为人知的、南昌起义的警卫将士们,即整整埋没了91年的“贺龙手枪队”的往事。
 

  • 我父亲的名字与南昌起义有关
1、陈昌同志(1907.1--1960.1)遗像,1926年参加革命、27年参加南昌起义后入党,1931年起开始长达18年的谍战生涯。1960年迫害致死,1965年平反昭雪1981年恢复党籍。(陈世英提供))
【陈昌同志遗像。四川仪陇人,1907年出生、1926年参加革命、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1927年入党、1931年起从事红色特工,1952年遭迫害,1960年遇害,1965年第一次平反、1980年恢复党籍、1981年覆盖党旗。】
 
我的父亲在中国共产党党内的名字叫“陈昌”,源于入党时的“代号”。我父亲是1927年12月3日入的党,那时他的化名叫贾佐、号希一。他正式加入中国共产党了,在党内必须取一个名字,他想了想:一来回归陈氏祖姓、二来纪念刚刚发生的南昌起义,于是乎取名叫“陈昌”。从此,“陈昌”成为中国共产党隐蔽战线上的绝密代号之一。
这个小秘密是家父陈昌唯一健在的老战友、101岁革命老人林向北同志在2009年告诉我的往事:百岁革命老人林向北1936年起跟随家父闹革命,1955年成为家父的领导(时任中国西南水力发电工程局办公室主任兼供应处处长,家父是办公室职员,林老破例提升家父为局招待所副所长,主持工作),他俩傍晚空闲回忆革命往事时,家父告知了他这段往事。
 
二、父亲在南昌起义的小故事
1927年初,陈昌同志在国民革命军第11军26师任职,他被自己的师长吴仲喜同志引荐给贺龙军长,吴师长对贺军长说:小贾(此时家父化名贾佐)人品好、非常忠诚、武功了得,还会玩双枪,一手好枪法、百发百中,他是我的上尉侍从副官。但我觉得您的生命安全比我的更重要,特此割爱,将小贾送给您做警卫。于是,时年20岁的父亲便到国民革命军第20军军部,任贺龙军长的上尉侍从副官,时刻保卫着贺龙军长的安全。
南昌起义时,起义总指挥贺龙为了确保起义指挥部和起义将领们的安全,组建了一支特别的警卫部队——“贺龙手枪队”。贺龙特意将自己最信任的上尉随从副官贾佐抽出来,在全军挑选最得力的官兵,经过严格挑选、比武功、比枪法,快速组建了“贺龙手枪队”,每人配置两把驳壳枪,不仅保卫贺龙总指挥本人,还要担任保卫整个起义指挥部和其他起义将领的安全重任。
就武装起义本身而言,我党领导的南昌八一起义是成功的武装起义之一。因为,她是在中国革命最低潮的时候,我们党向国民党反动派打响了第一声反抗的枪声,并成功控制了南昌城,创建了党领导下的武装队伍——中国工农红军——这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雏形。
从家父的《陈昌同志自传》中了解到:在南昌起义结束后,家父在完成护送谭平山同志(“贺龙手枪队”护送的最后一位起义将领)从香港回到广东省惠来县的一座名无小山时,遇见了周恩来、恽代英等同志。家父向周恩来同志详细汇报了贺龙手枪队如何掩护、护送起义指挥部众将领的过程,并请示今后咋办?周恩来同志随即决定:由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警卫营李明柯营长接管了贺龙手枪队,命家父到香港待命。
最后,家父辗转到了武汉,在武昌中山大学文学院,由八一南昌起义的战友尹人杰同志介绍,冒着“宁可错杀三千、也不放走一个共党”危险毅然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伟大的中国共产主义事业。
 
三、“贺龙手枪队”解密的经过
家母何妨同志平反昭雪、离休后,多次到北京和我们小聚,我们也经常陪同家母参观各种大型的红色展览,还多次参观了军博、国博。遗憾的是:没有一个展览或展馆提及“贺龙手枪队”,家母认为不合理、不近人情!“贺龙手枪队”是南昌起义中一支非常重要的警卫部队,为什么“贺龙手枪队”在军史、党史上没有地位?就是因为丈夫陈昌长期从事隐蔽战线的工作,导致“贺龙手枪队”在中国军史上烟消云散,自己作为陈昌的妻子、战友,有义务和责任为“贺龙手枪队”正名。期间,八一后人陈龙狮还专程飞抵南昌八一纪念馆调研,呈送家母何妨的请求函。
从2008年起,家母何妨同志感到自己快到阴间与家父团聚了,就在病重期间,向党中央、中央军委正式提出四个请求,第一个请求是希望解密“贺龙手枪队”,在军史、党史中还“贺龙手枪队”一班人一个公道。
2009年6月25日,家母何妨同志驾鹤西去。陈昌的小儿子陈龙狮、孙女陈彦宏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的领导去信,简单报告了何妨同志的遗愿。并请求军档派刘义权同志调查和核实有无“贺龙手枪队”?!
万万没有想到,2009年8月底的一个深夜,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孙政委看到来信。立即派人到陈龙狮的家中了解情况,相谈到次日凌晨3点。当军档的研究人员粗略查看了《陈昌同志自传》复印件后,确信这是一件珍贵的解放军史料,希望带回去复制、保存。
次日凌晨,他们将《陈昌同志自传》和相关资料带回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研究。三天后正式回话:“这是我军一部宝贵的军史、谍战史数据。希望陈昌家属将《陈昌同志自传》原稿捐赠给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保存、研究。”
随即,由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牵头,会同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等单位,开始调查、取证、研究、分析。十几位党史、军史、谍报史的专家学者从健在老红军那里和各级档案中,终于证实了“贺龙手枪队”的存在。
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于2009年9月3日以军档(2009)333号便函答复:因为,贺龙军长领导的国民革命军第20军全部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而且确实存在一只特别的“手枪队”,也像陈昌同志描述的,在南昌起义结束后,由中共中央前敌委员会警卫营营长李明柯同志接管了“手枪队”。这说明在八一南昌起义时确有“贺龙手枪队”!
但军档的有关领导遗憾地告诉陈龙狮,他说:尚不能肯定李明柯同志的前任就是贾希一同志。即“贺龙手枪队”队长究竟是何人?有待进一步考证、研究后再答复。我们也无法罗列出“贺龙手枪队”队员的名册!如果您不介意“贺龙手枪队”队长一事,我们就正式给您出示档。陈龙狮爽快的回答:我的父母参加革命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信仰共产主义理想。家父陈昌是不是“贺龙手枪队”的队长不重要,重要的是承认“贺龙手枪队”,恢复“贺龙手枪队”在党史军史上应有的地位就足以了。这是家母的遗愿,于是就有了上面的军档(2009)333号便函。
2009年12月10日,孙政委带领中国人民解放军档案馆其他专家同志赶到四川省乐山市,在陈昌同志的女儿陈世英的家中请回了《陈昌同志自传》。意味着八一老战士陈昌同志带领“贺龙手枪队”一班人终于回到了阔别82年的“娘家”。
 
四、“贺龙手枪队”指战员至今英灵不安
如今虽已确认“贺龙手枪队”的存在,但没有恢复应有荣誉和相应的地位!即遗憾的是:在中国最权威、最顶级、最全面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和南昌八一起义纪念馆的相关展区,至今没有“贺龙手枪队”的位置,连只言词组都没有!
真切期望我党我军研究党史、军史的专家们和弘扬宣传八一精神的专家们,尽快让“贺龙手枪队”一班人扬眉吐气的公之于众、广而告之,让中国的下一代学习“贺龙手枪队”一班人的革命质量和大无畏的献身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