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女遊擊隊長吳書芳----

粉身碎骨渾不怕 要守秘密在心間(二)


(胡遵遠)
 
設埋伏,巧打民團
    1932年10月,第四次反“圍剿”失利後,紅四方面軍主力撤離大別山。當時,吳書芳正在赤南縣蘇維埃所在地銀沙畈學習。縣委指示她趕回三區堅持後方工作。就在吳書芳返回途中,敵54師在柯壽恒、鄭其玉兩股民團的引導下,已經進犯到吳家店、斑竹園一帶,奸掠焚殺、無惡不為,三區幾乎全部淪陷。吳書芳好不容易才回到三區,區蘇維埃幹部和武裝人員,已轉入地下活動,不知去向。吳書芳夜間回到家裏,遇到大哥吳書炎從前線負傷回來。吳書芳說:“共產黨員,剩下一個人也要戰鬥。”於是,她要求大哥和她一起上山打遊擊。吳書炎雖然身負重傷,還是被吳書芳說服了,他們又找到鄉蘇維埃秘書吳中雲,3個人上到東高山,準備聯絡各地革命武裝力量、堅持鬥爭。不久,就聯絡了區蘇維埃及五星縣獨立團的20多位同志,並和縣委取得了聯繫,成立了三區遊擊隊。由於吳書芳機智勇敢,又參加過幾次反“圍剿”戰鬥,有實戰經驗,便被縣委任命為遊擊隊長。從此,這個遊擊隊便以三縣(赤南、六安、五星)交界處的三姑寨、大灣和吊橋這3座大山為依託,積極開展靈活機動的遊擊戰爭。
    為了取得和群眾的擁護與支持,吳書芳帶領隊員們幫助這3座山上散居的幾十家農民收割莊稼,組織他們和遊擊隊一起下山打地主、搞糧食,解決生活上的困難,很快就和農民們建立了魚水相依的感情。農民們把遊擊隊看成是自己的子弟兵,經常幫助遊擊隊探聽情報、傳遞消息,並把村前屋後都設置好向遊擊隊通風報信的暗號。
    一次,遊擊隊員們深夜從前畈回來,發現幾戶農民設置的“平安無事”標記不在了,吳書芳知道有敵人上山了,立即帶隊埋伏在進山要道的兩邊山上。一會,果真是柯老三的團匪40餘人搜山歸來。剛走進遊擊隊的伏擊圈,吳書芳一聲喊“沖!”便帶頭沖向敵群。敵人不知虛實,被打得喊爹叫娘、狼狽逃跑,以後再也不敢上山了。
    為了更有效地打擊敵人,配合紅二十五軍開展反“圍剿”鬥爭,吳書芳經常把遊擊隊員化裝成老百姓或國民黨兵到蔡河、前畈和古碑等地,截取敵人運輸物資、相機打擊敵人。蓮花山的肖才漢、佛堂的柯老三、燕子河的黃英等民團以及國民黨七十五師均遭到過遊擊隊出其不意的打擊,並攔截了敵人大量軍需品。但由於敵人圍剿大別山的兵力不斷增多,紅二十五軍主力轉移外線作戰,根據地經常遭到敵人的重兵洗劫。特別是一些地方民團也趁機囂張起來,依仗國民黨正規軍撐腰,到處橫行霸道、無惡不作......遊擊隊的活動越來越困難了。
 
守秘密,視死如歸
    三區惡霸地主吳中禮,在他家的財物被吳書芳帶領農民沒收以後,不久,他的父親吳書長也被蘇維埃政府處決了。吳中禮便投靠到燕子河民團頭子黃英門下,經常探聽吳書芳的消息,要報“清家殺父”之仇。
    1933年12月22日深夜,吳書芳帶領兩個戰士下山打聽消息,被吳中禮探知,遭黃英匪兵200餘人包圍,雖然吳書芳和兩名戰士奮力抵抗、消滅了幾個敵人,但因敵眾我寡,子彈又打完了,最終被捕。
吳書芳被帶到吳氏祠的黃匪團部,當夜就受到嚴刑審訓,他們要吳書芳交待共產黨組織和遊擊隊的活動情況。吳書芳毫不畏懼地說:“共產黨員多得很!遊擊隊也多得很,就是不告訴你們!”
    吳中禮也假惺惺地出來當說客.並把吳書芳的弟弟吳書梓也抓來,說:“你們姐弟倆都是我的長輩,一筆難寫兩個吳,只要你答應黃團長的條件,都可以安全回家,不然都活不了!”吳書芳痛斥道:“你是吃人肉、喝人血的吳,我們從來不一家。你對黃匪說,我來了就不准備活著回去,叫他少費口舌!”她又對痛哭不止的弟弟說:“書梓,不用怕,紅軍會打回來為我們報仇的,他們的日子不會長的!”
    黃英還不死心,便親自審問吳書芳。但得到的仍是痛斥和責罵。這個殺人不眨眼的劊子手氣極敗壞,命令匪兵們用亂石將吳書芳活活砸死。
    這位年方19歲的大別山之女、英雄的遊擊隊長,直到犧牲前,仍然在高喊:“共產黨萬歲!”“紅軍萬歲!”(本文參考了周世崇、石板的文章 )


责任编辑  许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