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軍事

美媒:中東面臨“後美國時代”


 
   【本報綜合報導】美國《紐約時報》網站發表文章稱,隨著美國撤出敘利亞,各方勢力加強角逐,趁勢填補真空,中東面臨後美國時代。
 
鐵腕人物加強角逐
    文章稱,如今,儘管在如何以及何時撤軍的問題上發出了相互矛盾的資訊,但美國仍準備從敘利亞撤軍。軍方說,撤軍行動從近日撤出裝備開始,該行動只是美國更廣泛地脫離中東的最新例證,可能會對世界上最動盪的地區之一產生持久影響。
    隨著美國後退,俄羅斯、伊朗和該地區的鐵腕人物越來越多地介入並著手籌畫該地區的未來。
    外交學會主席理查德·哈斯說:“形勢不太好。很暴力。從任何意義上講都是不自由的,美國基本上沒有行動。”
    文章稱,自冷戰結束以來,中東始終在美國的外交政策議程中佔據靠近頂端的位置,美國領導人為美國在該地區犧牲大量生命和財富提出了一系列理由:用民主制度取代獨裁政權、加強法治、支持盟國政府和打擊恐怖主義。
    但對研究該地區問題的一些學者來說,與美國付出的巨大努力相比,這些好處微不足道。
    文章稱,目前美國之所以迫切希望抽身,驅動因素是在伊拉克的多年苦戰引發的厭戰情緒,以及美國的軍事投入往往沒有使形勢好轉的感覺。但學者們說,較長期的調整使得該地區對美國的優先重點而言不再那麼重要。
 
各派勢力填補真空
    文章稱,巴以和平進程始於美國的參與,並因此得到推進,巴勒斯坦人認為美國可以充當誠實的斡旋者,但特朗普去年將美國使館遷往耶路撒冷的舉動削弱了他們的這種想法。
    隨著美國撤軍,該地區的大國開始自行其是,其他國家則紛紛介入。美國離開後,它們的命運如何,這是個懸而未決的問題。
    沙烏地阿拉伯在葉門展開軍事干預將近四年,在引發人道主義危機的同時,卻未能驅除叛亂分子。伊朗加強了與敘利亞、伊拉克、黎巴嫩和葉門民兵組織的關係,削弱了它們的政府。美國從敘利亞東部撤軍可能會促使俄羅斯、伊朗和土耳其為填補這一真空而展開爭鬥。
 
美能否完全抽身未定
    貝魯特美國大學新聞學教授、哈佛大學甘迺迪政府學院高級研究員拉米·扈利說,雖然參與者是新的,但他們的干預延續了外國干涉的歷史,而這種干涉使得阿拉伯國家無法強大起來。
    他說:“如果減少俄羅斯人、伊朗人、土耳其人和美國人等很多人的外部軍事干預,將會有所幫助。”這將使該地區的人民“隨著時間的推移,自主決定本地區的力量對比、文化、民族特性和權威”。
    文章稱,隨著美國開始從敘利亞撤軍,批評人士將此舉與奧巴馬總統的決定相提並論。奧巴馬認定美國在伊拉克的軍事作用不再重要,決定從伊拉克撤軍。幾年之內,美國認為已經被打敗的極端分子捲土重來,變得更加強大,更名為“伊斯蘭國”組織,並促使美國採取新的軍事行動。許多人擔心,這種迴圈會再重現。
    有些人認為,唯一的解決辦法是讓美國找到更富有成效的長期方式,參與塑造該地區的未來,而不是僅僅在發生危機時動用武力。
哈斯說:“我們必須在努力改變中東與日益遠離中東之間找到中間地帶。”
    他說:“我們想抽身,但歷史表明,中東不會讓我們這樣做。”


责任编辑  许晓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