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國際

【国际瞭望】

英媒:“全球化”或将第二次被扼杀



 
    【本报综合报道】英国《金融时报》发表该报首席经济评论员马丁·沃尔夫的文章《开放经济的支持者前途坎坷》称,自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经济经历了两波巨大的经济一体化浪潮,也就是人们现在所谓的“全球化”:一波是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另一波是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大国间冲突、经济萧条、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扼杀了第一波,同样的组合可能会按照不同的历史顺序扼杀第二波。
    文章称,上一次,毁灭始于第一次世界大战。随后是“大萧条”和急剧增加的保护措施。这一次,衰败似乎始于2008年危机后的经济萧条。随之而来的是保护措施和大国(这次是美国和中国)间不断升级的紧张关系。但这两个事件都植根于同一现实:维持开放的世界经济的难度。
    文章称,最近,世界见证了向彻头彻尾的保护主义转变的过程。特朗普用有争议的国家安全论点为加征进口钢铝产品关税辩解,其中包括来自美国最亲密盟国的钢铁和铝。世贸组织对国家安全漏洞的规定非常严格,而上述行为违反了这些规则。最重要的是,美国对中国发动了一场无期限的贸易战。受影响的贸易总额已经占美国进口额的大约7%。此外,美国表示希望推翻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程序,正在阻挠对该组织上诉机构的人员任命,目的是让该机构无法运作。
    文章认为,如果说迄今为止采取的行动没有多大危害,那么,作为全球贸易体系缔造者的美国在意识形态上摒弃该体系的核心原则却要严重得多:不要自由化,要保护主义;不要多边主义,要单边主义;不要全球规则,要国家酌处权。目前尚不清楚,这在多大程度上表明美国将永久放弃以往的承诺。
未来会怎样?
    文章称,这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高收入国家(尤其是美国)国内政治的演变。如果所谓背信弃义的外国人继续充当国内政策失败的替罪羊(始终存在这种诱惑),那么内向型的经济民族主义可能会变得越发强大。或者,在大国政治复苏的世界里,人们可能会看到以经济超级大国为中心的保护主义贸易集团。
    文章认为,经济机遇的演变也会像以往一样塑造全球化,比如19世纪的轮船和电缆,还有如今的集装箱船和互联网。在2019年年初出版的一本影响深远的论著中,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和发展学院的理查德·鲍德温讨论了他所谓的“全球化机器人”,这是一个描述人工智能与机器人技术融合的令人不快的新词。作者认为,这对许多服务产业的影响与当初的信息革命对制造业的影响差不多:促进离岸外包,摧毁大量就业岗位。
    文章指出,其影响将是双重的。首先,技术进步将大大降低远距离合作的难度。不在现场的人能够更充分地参与协作,而这主要是改进虚拟现实技术的结果。这将推动全球化。其次,现在由人类完成的许多任务将由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来完成,这将使许多服务发生革命性变化,产生深远且破坏稳定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文章称,跨境经济活动的发展将继续体现技术与政治的互动。前者创造了机遇,后者则极力把握这些机遇。现在,政治越来越内向。然而,人类正在发现消除距离和跨越障碍的新方法。从长远来看,后者可能会获胜,而全球化可能会继续。但短期来看,情况很不稳定。


责任编辑 许晓宇